Published in Business News

年损265亿身家,株洲首富坠落!农村出身,不喝假酒

能站到多高,摔下来就有多痛。当年风光无两的株洲首富傅军,不仅在一年内身家暴跌超265亿元,还需面对自己操劳半生打下来,如今却疮痍满目的资本江山。
就在2020年,傅军还以330亿元财富,与康泰生物的杜伟民以及跟谁学的陈向东,共同位列《胡润全球富豪榜》第524位,成为湖南株洲首富。不过,在2021年的榜单上,已没了傅军的名字,而本次上榜的资格为65亿元。
官网显示,新华联集团目前涉及的上市公司共有7家,除新华联外,还包括赛轮轮胎、北京银行、宏达股份,位于港股的新丝路文旅、东岳集团,以及在吉隆坡上市的皇城集团。家大业大的新华联,如今连15亿逾期债务都还不起,因此陷入股份冻结、资产查封的窘境。
图片
 
株洲首富坠落
业绩亏损、股份冻结、资产查封,飞机都坐不了
7月14日晚间,新华联发布2021年半年度业绩预告,预计亏损7亿~7.5亿元,而这个数字在去年同期为亏损5.6亿元。与此同时,新华联的控股股东新华联控股,还被北京通州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,执行标的9907万元。
就在不久前,新华联控股所持2.97亿股新华联股份,遭到司法轮候冻结。至此,新华联控股所持有的新华联11.6亿股股份(占总股本61.17%),均已遭到冻结或轮候冻结。此外,新华联的全资孙公司大庆新华联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等在内的房屋,也遭到查封冻结。
天眼查App显示,新华联老板傅军的被执行总金额已达16亿元。不仅如此,傅军还因新华联控股有限公司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,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,收到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发布的限制消费令,不得有坐飞机等行为。
当然,新华联的困境远非于此。
截至2020年底,新华联受限资产总额达251.7亿元,有息负债为230亿元,占其资产总额比例近半,到了2021年6月,新华联逾期债务本金合计达15.5亿元,年内到期债务则为84亿元。要知道,新华联早已处于亏损状态,其2020年归母净利润-12.86亿元,同比下滑258%,房产销售、文旅业务业绩均同比大幅下滑。
长期没有利润进账,各项支出又源源不断到来,新华联可谓举步维艰。
市界发现,就在2020年,傅军还曾以330亿元财富,与康泰生物的杜伟民以及跟谁学的陈向东,共同位列《胡润全球富豪榜》第524位。不过,在2021年榜单上,已没了傅军的名字,而本次上榜的资格为65亿元。这意味着,傅军身家或已不足65亿元,一年损失超265亿元。
图片
 
农村孩子逆袭
放弃仕途下海,为诚信亏十万,不喝假酒
1957年,傅军出生于湖南醴陵一个说不上富裕的家庭,由于白天都在忙农活,于是傅军便从小就跟着父亲提着马灯,摸黑参加村里的会议。高中毕业后,傅军回到家乡工作,不久后因一个公安特派员被调走,得到了机会,“我马上就补了上去”。
至此,18岁的傅军走上仕途,开启了“坐着直升飞机升官”的生涯,30岁还被调到长沙,成为湖南省工艺品进出口集团公司副总经理。“我最初的欲望比较强烈,目标是光宗耀祖。结婚时我还和老婆说,以后要有台专车。人生不过百年,要干出些事来”,傅军曾自豪回忆道。
可令人没想到的是,短短几年后,傅军便选择了下海。他带着1000美元到南洋,凭借当初积累的关系和经验,在马来西亚和内地做贸易,将乳猪、莲子等特产卖往马来西亚,再把橡胶和木材带回来。当然,选择马来西亚,也与当地华侨众多,和中国在多方面接近有关。
初入商场的傅军,能快速站稳脚跟,与他所坚守的诚信不无关系。
有一次,在做莲子贸易时,由于赶上了湖南水灾,导致莲子价格飞涨,若要坚持履行此前的合同,傅军要承担近十万元损失。在那个万元户都不多见的年代,堪称一笔巨款,而此时的傅军,又正值起步阶段,这样的亏损对他而言无异于“割肉”。
不过,傅军最终给出的答案是,“弄砸一笔买卖,就会失去一个朋友。不讲信义,没有朋友,今后还怎么在生意场上立足?”也正因此,那位经销商不仅成了傅军的好友,还逢人便夸其诚信,变为傅军的活体品德宣传器。
1992年,改革的春风将傅军吹回了祖国。
至此,傅军进入快速扩张阶段,除投资房地产外,还凭借东岳化工进入化工领域,并合资长丰汽车生产猎豹越野车。同时,傅军还进入后来为其带来源源不断财富的酒业,与五粮液合作代理川酒王,为贴牌生产金六福打下基础。
傅军搞酒,与他自己喜欢也有一定关系。他自称是个喜欢大口吃肉,大碗喝酒的性情中人,对于喝酒从来都不耍手脚,“喝假酒是对朋友不真诚,我宁愿伤身体,也不愿伤朋友!”傅军甚至笑称,“公司变成优良资产,而我却成了不良资产。”
当然,身为一位企业家,傅军也有凶狠的一面,“企业初创时,由于找不到人手,自己的亲戚朋友可能会参与进来,可一旦企业上了台阶,亲戚朋友就可能会成为企业发展的障碍,这时就需要动手术,即便是一个非常艰难的过程。”
扩展受阻变败局
投资亏损或达百亿,敬佩李嘉诚却没学到精髓
“不要把鸡蛋装在一个篮子里”,是傅军的口头禅。
2002年前后,积累下大量资本的傅军开始跑马圈地,加速构建多元化商业帝国,不仅带领新华联收购实力中国实现借壳上市,还斥资1.54亿元收购通化葡萄酒29%股权。2007年,新华联控股的东岳集团成功登陆香港主板市场。
不过,傅军并没有给新华联喘息的机会,这也为其如今的坠落埋下了伏笔。
2010年前后,傅军便透露,新华联将退出汽车制造及汽车零配件制造两个行业,重点转向发展空间更大的金融和矿业。“谁早进去谁就有优势,越晚进去成本就会越高。”于是,傅军先后参股长沙银行、天津银行、宁夏银行、北京银行等多家银行。
不仅如此,2015年,新华联还斥资20亿元,与泛海控股全资持有的子公司、巨人投资等,共同创办国内首家民营资本创办的再保险公司——亚太再保险股份有限公司。傅军给出的理由是,“一般发达国家的再保险保费收益的比例为30%,我们才5%左右。”
李嘉诚是傅军最钦佩的企业家,在他的话语中,处处显露着尊敬,“我与李先生有过两次沟通,他有智慧、大气,战略眼光真了不起。他做的那些事,都有精心筹划,往往还没收购就想到如何出售,使其价值最大化。”不过,傅军似乎并没有学到李嘉诚的投资精髓。
2016年10月,新华联控股突然宣布举牌北京银行,并于此后不断进行增持。到2017年时,新华联控股已持有北京银行高达9.88%股份,成为仅次于ING BANK N.V.的第二大股东。为此,傅军至少累计投入了150亿元资金。不过,2019年7月前后,由于资金链吃紧,新华联控股不得不割肉离场,先后套现数十亿元。
截至2021年第一季度,新华联控股持有北京银行的持股比例已降至2.47%,持股市值仅存23亿元。就在今年3月,新华联控股持有北京银行余下的5.23亿股股份进行拍卖,起拍价为25.13亿元,不过并没有人接盘。实际上,市界简单估算,傅军因投资北京银行、乐视汽车、ofo等导致的亏损,或已高达上百亿元。
步子迈得太大,就会容易摔倒,如果能重新来过,傅军又会如何选择?
Rate this item
(0 votes)
btt

Professional expert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