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usiness News (29)

债务资本的野蛮生长与中国金融乱象

理解最近几年债务资本在中国野蛮生长的内在机理。最根本的问题是生产效率的下降,一方面导致资本累积不足,使得企业不得不通过债务来进行补充;另一方面造成资产荒,实体经济中缺乏优质资产。但是在不断扩张债务的过程中,会面临资本金不足的问题。那么如何补充资本金?由于中国资本补充机制有限,资本市场融资依然审批制,仅靠内源性融资又因为利润率下降变得不可能,人们就想到了前文描述的债务型资本金的形成机制。

“隐形冠军”如何跑出“加速度”|中国沿海制造业高质量发展调查(三)

世界知名管理大师赫尔曼·西蒙,将那些在全球市场销售额前三名或其所在大陆的冠军、收入低于50亿美元且很少为细分市场外公众所熟知的企业,定义为“隐形冠军”。

在珠三角的广东佛山,机械装备、家用电器、陶瓷建材等传统制造业集聚,造就出为数众多的“隐形冠军”企业———它们既是产业细分领域的王者,更是推动高质量发展的“领跑者”。

东莞破局的“转型之痛”| 中国沿海制造业高质量发展调查(二)

东莞塞车,全球缺货”,一度被用来形容“世界工厂”东莞制造业的盛况。

最近几年,由于人力成本提高、制造成本上升、海外需求不足和环保标准趋严等多重因素夹击,东莞传统制造业走向微利时代,产业发展压力骤增。

如何破局?怎样转型?对当地众多制造业企业而言,都是一道必答题。尽管行业间差异性较大,转型升级路径各有不同,但从“以产品为中心”向“以客户为中心”转变的理念、从“制造”向“智造”升级的方向,则是基本一致的。

世界工厂的“细胞代谢” 中国沿海制造业高质量发展调查(一)

珠江东岸的“世界工厂”东莞,是一座以外向型经济为主的城市。

东莞制造业的细微变化,都会通过外贸数据表现出来,是我国外向型经济的晴雨表。2020年前11个月,东莞外贸进出口超过12038亿元,同比下降3.2%;进入10月份,回暖向好的态势更加明显,已有效稳住外贸基本盘。

“隐形冠军”新的“三级跳”|中国沿海制造业高质量发展调查(四)

“隐形冠军”企业之所以能够领跑行业,在于其长期专注某个特定市场和产品,重视创新开发和技术更新,通过参与国际化竞争扩大产品的市场份额。

共享单车公司每年花上亿赎车:交赎车费越快,下次扣的越多

扣车,已经从正常的城市管理行为,在过去两年演变成了一条黑灰色的“扣车产业链”。一共享单车企业内部人士称,他们发现,赎车费交的越爽快,赎回的车辆越多,“扣车场下次扣的就越快越多。可能下次扣的还是我们刚取出来的那批车”。

业绩暴跌53%,市值蒸发超3500亿!三六零该如何突围?

三六零,已经走到了十字路口。
2021年1月30日,三六零披露了2020年的年度业绩预告:预计2020年1-12月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盈利约282,000万元至332,000万元,同比上年下降约44%至53%。

国企挂靠江湖调查:河南中储粮经记者提醒才知多了“子公司”

花个百十万,民企变国企,这样真真假假的“挂靠”戏码为何仍在持续上演?

刘强东连“撤”两位大将,京东物流CEO王振辉犯了什么“错”?

2020年12月20日,京东数科CEO陈生强突然被换;又过了4天,曾为他捧场的王振辉也被宣布“辞去京东物流CEO”。他的离开比陈生强更加彻底,陈最起码还挂着京东数科副董事长和京东集团幕僚长的头衔,而王振辉是“离职出局”。京东三驾马车,在2020年的最后一个月,离去其二。

百亿“牛二”,正遭围剿

牛栏山的产品升级,并没有得到市场的认可。原因也不难理解。

一方面,经过多年的发展,牛栏山“民酒”的定位已经根深蒂固,在消费者心中,牛栏山这个品牌,已经是低端白酒的代名词。这既是其低端酒打天下的优势,也是其产品升级的枷锁。

另一方面,在新品推广上,牛栏山也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。在牛栏山已经等同于低端酒的背景下,只有启用新品牌来推广新产品,才有可能打破这种桎梏,但其中高端产品,却依然延用了牛栏山这个品牌。

这就造成了一个恶性循环,其低端产品越是热卖,消费者对其固有印象就越深,高端产品也就更难打开局面。

Page 2 of 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