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ursday, 04 February 2021 14:08

在线教育平台的底裤,终于被扒光了! Featured

Written by
Rate this item
(0 votes)
最近,一位“名师”扯掉了多家在线教育平台的底裤。这位戴着眼镜看起来很斯文的老太太神通广大,一会儿“做了40年英语老师”,一会儿“教了一辈子数学”。她“代言”的在线教育机构包括猿辅导、作业帮、高途课堂、清北网校,都是大牌机构。
fake teacher ads

真相只有两种可能:

一,她是妖,能够不断转世托生,所以才有好多个“一辈子”。

二,她是个演员,或者说直白点,她是在线教育企业找来的托儿。

演员会骗人,但市场不会骗人,既然大家都喜欢请这位演员,说明她一定有其过人之处。

据“深燃”披露,在短视频广告领域,有一种演员自带流量,行业里叫做“起量演员”。比如这位老太太扮演的名师,可以骗过无数家长和学生,市场效果好,这就是起量演员。这种演员在市场上是奇货可居的状态。据“深燃”报道,在北京,一般演员的拍摄费用是1000元一天,起量演员一天的费用接近万元。

失敬了,起量老师。

用演员冒充名师,暴露了在线教育领域的乱象一角。随着媒体和网友的继续深挖,在线教育行业用层层金玉包裹的败絮不断被扯出来。

你打开一个短视频,一个孩子考试不及格决定离家出走,父母急忙四处寻找,终于找到了孩子。孩子却暴脾气发作,把试卷一把甩到父母身上,大声吼道:“都怪你们……”

你以为这是什么故事?

孩子吼道:“都怪你们没有给我报名xx课堂的9元4科16节课,别的同学都知道的必考知识点就我不知道!他们都用解题大招秒杀难题,就我还在一步步的算,我已经跟不上大家的步伐,我现在都害怕学习了!”https://b.bdstatic.com/bed0529fd217f4f933aa0a0477d1711f.png@h_610">#教育#

真是猝不及防啊。马大师的名言顿时响彻耳畔:“我大意了啊,没有闪”。

来都来了,那就继续洗礼一下你的灵魂。这个广告还没结束。

接下来,父亲跟女儿赔不是:“爸这不是怕就9块钱的课会耽误你吗?”

结果听到这话,女儿的暴脾气更收不住了:“北大清华毕业的老师带队教学!平均教龄11年!这么好的师资,你们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啊?!”

父母只好认输投降,满脸愧疚:“报,报,爸爸妈妈知道错了,这就马上给你报!”

这广告套路,与之前那些人人喊打的网贷广告如出一辙。网贷广告告诉你,只要你敢借钱,农民工也可以跟空姐谈恋爱,农民工也可以坐头等舱。在线教育广告告诉你,只要你家孩子上了我的课,清华北大随便考。

这些在线教育机构真是太懂中国家长的心理了。所谓望子成龙,就是望子上清北。所有在线教育企业,都在拿“清北名师”大做文章。

“那谁也没想到9块钱4科16节课就能听北大清华毕业老师的直播课……”

“全都是北大清华毕业老师授课,将是孩子成绩的大救星……”

我有点纳闷,就没人觉得这里边的逻辑很奇怪吗?清华北大毕业的“名师”这么厉害,这么管用,可是他们辛辛苦苦考出来,只为了教别的小孩考清华北大吗?

怎么好像北大清华是新东方或学而思在海淀的两所分校似的。

听过清华北大“名师”的课,不等于你就能上北大清华。退一步讲,按照这些广告的逻辑,即便你家孩子将来考上了清华北大,似乎毕业之后最好的出路就是到这些机构讲课。

我明白了,闭环啊,不愧是互联网企业。

这让我想起一个亲戚,干小吃好几年,没挣到多少钱,后来转型去做小吃培训了,天南海北去教别的年轻人干小吃,据说挣的不少。

这些在线教育机构传递的理念与教育的初心完全违背。“你不来补课,我们就培养你孩子的竞争者!““今天补习不努力,明天努力找工作!”他们用这些话术激发家长的焦虑。

他们甚至刻意煽动家庭内部矛盾,“孩子成绩差,不是智商问题,90%妈妈都犯错”“毁掉孩子的,可能就是家长自己”。

天下没有完美的孩子,也没有完美的家长。教育没有捷径,没有通关秘籍,每个家庭都要摸索出适合自己的教育方式。

但不管哪种教育方式,都要明确一个前提:教育是为了成就自己,不是为了碾压别人。

教育机构不能够为了完成自己的KPI,向社会输出无底线的价值观。教育本该是创造价值的事,如果走向否定价值、毁灭价值的邪路,那就必须值得警惕了。

事实上,在线教育机构拼命向家长灌输焦虑,正反映了自身的浮躁与焦虑。

疫情以来,在线教育大火,成为新的风口。但是热钱涌动,泥沙俱下。

数据显示,2020年中国在线教育共发生111起融资,融资总额超539.3亿元,同比增长267.37%。

长城国瑞证券指出,中国K12在线教育行业2020年融资额超过500亿元(仅含一级市场风险融资规模),超过这个行业此前十年融资总和。

资本是把双刃剑,可以催熟一个市场,也可以把一个市场搞得乌烟瘴气。但教育,恰恰是不能允许随便做实验的领域。

随着竞争激化,在线教育的获客成本越来越高。俞敏洪2020年11月表示:“基本所有机构的获客成本都在一年学生总收入的一半以上……大班模式的获客成本现在平均是3000元-4000元一个学生,而一个学生一年能收到的总费用也在3000元-4000元之间。”

有媒体报道,去年一家较知名的在线一对一教育机构,获客成本已经高到12000块,即便客单价做到 10000 块,仍然是在亏损。

一边疯狂扩张,一边造血能力不足。这让在线教育有沦为资本游戏的危险迹象。一旦大型机构的资金链断裂,承受代价的只会是那些无辜的家庭。而这样的惨剧已经发生了。

近日,“学霸君”暴雷,家长、员工纷纷维权。不少消费者表示,该企业在2020年七八月份就已经出现经营困难,“双11”期间却仍在大肆宣传、收款卖课,更有人直言:“交了好几万块钱,自家孩子却一节课都还没上。”

孩子还没上课,家长先上了沉重的一课。

让我们回到在线教育本身,用平常心认识一下这个新生事物,就会发现那些“清华北大名师”的噱头有多么不靠谱了。

我刚刚与一位做教育的朋友交流了一下,他之前做线下教育,疫情开始之后开始做线上。我这位朋友姓刘,可以叫他刘老师,他的几个观点值得与诸君分享。

刘老师说:

首先,我一直认为,线上课程永远只会是线下课程的补充,也许它的重要性会随着疫情等不确定因素而越来越大,但它不会取代我们的传统的线下课程。这是我总的一个基本认知。

我认为教育是一个面对面,心对心,眼神交流的一个过程。感情的沟通和交流本身就是教育的一部分,这样的教育才有了灵魂。

反观线上教育,更多的像是授课老师一个人的表演。学员通过一个冰冷的电脑或者手机,他们只是被动的接受,而没有参与到整个教育当中。我们教育讲求的是教学相长,讲求的是互动。

而且,我上课的时候经常会说一个事情,在线教育的戾气太重。一言不合,就会对老师表达各种形式的不满,严重者张嘴就骂。这是在线下很少出现的。

这些都是实事求是的说法。在线教育有优势也有弊端,可是广告从来不会告诉你这些。最后我想跟读者诸君讲一句老实话:教育孩子之前,要先教育自己。想让孩子养成学习习惯,自己先养成学习习惯。自己从不去思考教育是什么,指望花点钱报个班就能让孩子脱胎换骨,那是痴人说梦。

Read 1536 times